<label id="elcfx"></label>

<em id="elcfx"><acronym id="elcfx"><input id="elcfx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<button id="elcfx"><acronym id="elcfx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elcfx"></rp>
        <dd id="elcfx"><pre id="elcfx"></pre></dd><tbody id="elcfx"></tbody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elcfx"><pre id="elcfx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    熠熠生輝的口碑 ——吳波同志先進事跡學習材料

          2016-10-27

          金碑銀碑,不如口碑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農歷雞年第一場潔白的春雪,紛紛揚揚,無聲地覆蓋了北國大地,德高望重的老部長吳波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,無聲地遠去了。送別老人家歸來,老部長的一宗宗往事,又一次成為我們回味無窮的話題。胡錦濤總書記說,老干部是我們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。有位哲人說過,一位老人就是一座圖書館。曾在吳波同志領導下工作過的同志們深深感到,吳波同志就是一座裝滿我黨優良作風的圖書館,在新世紀推進黨的建設的偉大工程中,老部長是一面旗幟,他生前的言行,件件樁樁都給我們樹立了榜樣。

          “斤斤計較”一個200元的預算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五十年代中期,是我國國民經濟恢復和大規模經濟建設到來的時期。當時吳波同志任財政部常務副部長,由于李先念同志以國務院副總理的身份兼任財政部長,財政部的主要任務就落在了主持日常工作的吳波同志肩上。那時候,財政部在北京復興門外大街真武廟小區建家屬宿舍,留下了一塊空地,計劃以后建禮堂。財政部有幾百人,每次開大會,都是借用其他單位的禮堂用,很不方便,從各方面考慮,建一個禮堂是應該的。部里正籌措建禮堂的時候,國務院發了一個通知,對有的單位講排場、擺闊氣,大建"樓堂館所"提出批評。財政部在吳波同志主持下,主動取消了建禮堂的計劃。1960年我國經濟困難時期,機關職工蔬菜也要定量供應,為解決干部食堂的吃菜問題,這塊閑地種了幾年菜,后來蔬菜困難的問題解決了,就不再種菜,栽上了葡萄樹。為給這塊地建圍欄,行政司做了一個投資200多元的插竹籬笆的預算,送到吳波部長那里,他看后批示說:"要重新計算一下,是插竹籬笆省錢還是拉鐵絲網省錢?"經過重新測量計算,拉鐵絲網比插竹籬笆節省20多元。吳波部長才批準同意這個預算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很快這件事在財政部傳開了,有的同志認為,吳部長太小氣了,相差20多元錢,還讓行政司重新做個預算,豈不是小題大做嗎?但吳部長認為,在財政工作的同志,一定要明白,中央財政工作事關大局,任何大手大腳的想法做法,都是不正確的。雖然財政部每年幾千億元的資金,但都是稅務員們從納稅人那里幾元幾角甚至幾分錢收上來的,是人民的血汗。吳部長還經常對大家說,財政部的收入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,就像涓涓細流匯成的大江大河,我們不能因為財政收入多了,就不認真計算,隨意花錢。為國家富強,把賬算準算細,節約每一元錢,應當是財政干部必須具備的素質。無論是基本建設投資,還是事業經費撥款,都應當精打細算,絕不能大手大腳,更不能鋪張浪費。要把一個錢當成兩個錢用,少花錢多辦事。在吳波同志主持財政部工作期間,黨中央、國務院給予了高度評價,1962年被中央政府評為模范部長。

          “我的房子還能住不用大修”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在抗日戰爭時期,擔任"晉察冀邊區"人民政府的財政部長。北京解放后,擔任華北人民政府財政部長,后來升任中央政府財政部副部長。在五十年代,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高級干部生活待遇的規定,部級領導干部的住房,由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安置,一般都住進北京城區中沒收歸國家的四合院內。吳波同志被安置在西四地區一座四合院內居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十年動亂期間,吳波同志被打成了"走資派",他的住房自然也無人再進行修繕。1976年唐山大地震,北京受到嚴重影響,他住的北房客廳和臥室墻體裂開幾道大縫,成了危房。吳波部長和老伴把床支高一米,在床底下搭起一個地鋪,就在床底下睡了半年多。粉碎"四人幫"之后,吳波同志恢復了部長職務。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準備對他這處危房進行維修,把沙子、水泥、石灰等建筑材料也都運來了。吳部長知道后,堅決不同意維修。他說:"'文化大革命'剛結束,工農業生產還沒有走上正軌,恢復生產所需要的資金很多,目前財政還很困難,我這房子還能住,修繕是大可不必的,只把裂縫補一補就行了,我們都應當體諒國家的困難啊!"事務管理局的負責人說:"這房子現在已經成了危房,再不修就更危險了,修理這房子也是經過集體研究決定的,而且修房子的材料已經準備好了。"就這樣,一個要修,一個不讓修,兩種意見不能統一,修繕房子的材料在那里堆放了好長時間。后來還是按照吳部長的意見,把墻體的裂縫用水泥補了補,就算修繕過了。

          步行上班好處甚多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"文化大革命"結束后,吳波同志恢復了部長職務,行政司為他配備專車時,他執意不肯接受,再三表示,他家住址離辦公室不遠,可以堅持步行上班,配專車沒有太大必要。他認真地說,堅持步行上班好處甚多:第一可以鍛煉身體,第二又可以為國家節省汽油費用。這樣,他天天從西四住處走到三里河的辦公室,一個單程需要走40分鐘的時間,他7點出發離開家,7點40分到達辦公室,不管嚴寒酷暑,風霜雨雪,天天都是如此。天有不測風云,一天早晨,吳部長和往常一樣,早晨7點鐘,從家里出發,邊走邊思索著當天要處理的幾件事情,在離家不遠的地方,一個騎著自行車急急忙忙趕路的小伙子,情急之下,沒剎住閘,把吳部長撞了個跟頭。這件事傳到了公安部,公安部對財政部保衛部門的工作,進行了批評,嚴肅指出,部長的安全是件大事,吳部長被撞,性質是嚴重的,這是一起嚴重的責任事故。吳波同志出院后,公安部指示財政部保衛部門:為部領導的人身安全起見,像吳部長住處到辦公室的距離,一定要勸勉領導同志,不要步行上班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社會上不少不了解情況的人認為,財政部是中央政府的重要部門,掌握國家財政收支大權,日進出千金萬銀,財政部部長,肯定是財大氣粗,威風八面,所乘坐的汽車,也絕對是氣派非凡,豪華無比。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在吳波同志任財政部長期間,財政部竟然沒有一輛像樣子的好車,一遇到去機場接送外賓,司機班的同志們就心里犯難。后來,財政部有關部門買了幾輛奔馳車,吳波同志在部機關全體黨員大會上對此做了嚴肅批評,自己還作了對有關部門管理教育不嚴的自我批評。爾后,把買回的幾輛車全部上繳了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。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根據財政部的實際情況,把其中3輛新車退還給財政部使用。從那時起,財政部才有了接待外賓的專用車。

          搞調研,不坐“紅旗”擠吉普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76年,離開部長崗位10年的吳波同志恢復了工作。當時,全國財政收入情況極為困難,連正常開支也難以為繼。地方財政的狀況如何?吳波同志心里更是沒有底,他決定親自作一次調查研究。調查研究的第一站是山東省。省財政廳的同志們聽說吳部長要來山東調研,很高興,認為這是對山東省財政工作的關心和幫助。好幾位處長過去都聽說過吳部長的為人和事跡,覺得和吳部長一起下鄉工作機會難得。第二天早飯后,吳部長走出財政廳大門,發現5部小轎車一字排在那里,幾位處長也排隊在車旁等候。吳部長一看這個情況二話沒說,就轉身回到了財政廳辦公室,嚴肅地對財政廳領導說:"你們派這么多人下去,廳里的工作還做不做?因為我十來年不工作了,這次出來帶了各司局的8個同志,已經是夠多的了,你們再下去這么多人,會影響廳里的日常工作。我的意見,廳里只去一個人就可以了,汽車,去輛面包車就行了,小車一輛也不要去。"財政廳領導反復向吳部長解釋,吳部長還是不同意。快到10點了,工作組還沒有出發,一直坐在辦公室里。后來財政廳領導商議說:"吳部長一向對自己要求嚴格,他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吧,不然他是不會下去的。"最后吳部長和廳長同乘一部面包車出發,開始了對山東省地方財政情況的調研工作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一個星期后,吳部長一行乘火車到泰安。晚上8點鐘,交際處派3輛汽車到火車站去迎接,接待人員讓吳部長乘坐紅旗牌轎車,吳部長婉言謝絕。他硬是和大家一起,擠在一輛北京202吉普車里,而象征職務等級的紅旗牌轎車放空跑回交際處。事后有人問吳波部長,讓紅旗車放空跑個來回不是浪費嗎?吳部長解釋說:"如果我坐了紅旗車,我在泰安調研幾天,紅旗車就會跟我幾天。那樣,其他的客人誰也坐不成,紅旗車成了我的專車,就會造成更大更多的浪費。"

          回延安不住套間住單間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83年,陜西省人民政府決定撥款,在米脂縣修建"杜斌丞紀念館"。杜斌丞先生早年曾和孫中山先生一起在日本組織中國同盟會,是同盟會第一屆常委和陜西地區主要領導人。他是中國國民黨的元老,曾任北京大學教授、校長等職。后來因不滿蔣介石的獨裁專制,憤然離開北大,回到故鄉陜西省米脂縣,創辦"米脂中學",為革命培養青年學生。那時米脂中學的學生,大部分送到周恩來同志任政治部主任、葉劍英同志為教官的黃埔軍校深造。他們畢業后分別走上了兩條不同的道路,一條是革命的道路,如劉志丹、謝子長等人;另一部分人如杜斌丞的侄子杜聿明等人走上了另一條道路。杜斌丞先生在國民黨內頗有影響,無論是在共產黨陣營,還是在國民黨陣營,都有他的學生任要職和高級將領。因此,他經常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和影響,搭救被捕的共產黨人。周恩來同志曾稱贊他是"魯迅式的人物"。1947年,國民黨反動派,懾于杜斌丞先生的巨大影響,在西安兇殘地殺害了他。在延安,黨政軍民召開了五千多人參加的追悼大會,毛澤東主席為杜斌丞先生題詞:"為人民而死,雖死猶生"。周恩來同志說,全國解放以后,經濟條件好了的時候,一定要給杜斌丞先生建一座紀念館,紀念杜斌丞先生的偉大功績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解放前做地下工作的時候,曾給楊虎城將軍當過秘書長,杜斌丞是楊虎城的高級參謀,吳、杜、楊關系甚密。1983年,吳波部長專門寫詩悼念杜斌丞先生。"杜斌丞紀念館"建成以后,杜先生的家屬建議,開館儀式要請吳部長前去剪彩。吳部長和原在延安工作過的幾位老同志一起,乘一輛面包車來到米脂縣。開館儀式過后,吳部長一行路經延安,延安賓館給吳波部長和老伴準備了一個里面是寢室,外間是會客室的套間。吳部長知道后對接待他們的市領導說:"我離開延安快40年了,這次回延安就是回'娘家',我只是回來看看,沒有工作任務,讓我住套間,這明明把我當外人嘛。如果今天晚上把我當成客人住進套間,明天我就得離開這里,什么也看不成了,你們這樣客氣,把我當成客人,我怎么能安心住下來?"一直到晚上8點多鐘了,吳部長老倆口仍坐在會客室里。后來,了解吳部長為人的一位同志建議說,吳部長是"老延安",回家來看看,不是外人,既然要求住一個單間,就讓他住單間吧,這樣他就隨了他"回家"的心愿。后來賓館領導把原來安排的套間換成了單間,吳部長和老伴才高高興興地住了下來。

          50元的飯費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78年春天,正是春光明媚的時候,吳波部長帶著稅務調查組來到江蘇省無錫市。鄉鎮企業的發展壯大,是從這里起步的。鄉鎮企業改變了我國農村一元化的經濟結構,促進了農村經濟向多元化多層次的方向發展。財政部門對這個新生事物采取什么樣的稅收政策,是吳部長這次調研的重點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陽春三月的江南,已是桃紅柳綠,鶯飛草長。吳部長自然想欣賞一下江南明珠太湖的旖旎風光。星期天,吳部長提議去太湖看看,工作組的同志們都很高興,認為這些天來,夜以繼日地開座談會、找人談話、實地考察,實在太辛苦了,適當放松一下,緩口氣,對完成調研任務,對年事已高的吳部長的身體健康都是有好處的。正要出發時,副省長、財政廳長和無錫市的書記、市長等都來了,要陪工作組同志游太湖。吳部長一看這么多人陪著去,嚴肅地對大家說:"我是第一次來無錫,所以想去太湖看看,你們是江蘇人,太湖對你們來說不知去多少次了。今天是星期日,誰家沒有一點大事小情,你們何必再陪我們去逛太湖呢?我的意見,今天你們一個人陪我們去,人多了我有意見,那樣,是你們逼我在辦公室里過這個星期天。"大家聽了吳部長這番話,同意了吳部長的意見。那天,只有市長一人陪吳部長和工作組的同志游覽了太湖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快到中午時,吳部長提出要回招待所吃飯,市長解釋說,太湖飯店已經準備好了,就在這里吃吧。吳部長說,在這里吃,就吃便餐。走進太湖飯店,看到桌子上擺了好多菜,又犯了難,坐下吃吧影響不好;不吃吧這么多的人到哪里去吃飯呢?吳波部長心里七上八下地勉強吃完了這頓飯。飯后他讓秘書給飯店付了5斤糧票和50元錢(當時國務院規定出差人員每天3餐付糧票1斤,款1.5元)。后來吳部長談起這件事的時候說:"我付錢的目的就是不讓飯店記我的賬,不然以后有人查太湖飯店的賬目時,賬上還有我吃的飯費多少多少錢。這么辦,工作組8個人,我付50元的飯費,也就足夠了。"

          “我腦門又沒寫著'財政部長”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在抗日戰爭時期,任"晉察冀邊區"財政部長兼邊區司令部供需部部長,掌管著軍政財務重權。一天,他外出開會回來晚了,食堂管理員給他煮了一碗掛面。他問管理員:今天大家吃的什么飯?管理員告訴他:小米飯。吳波同志說:"既然大家吃小米飯,我也吃小米飯。請你把這碗掛面送給病號吃吧!"看著管理員把掛面送給病號去的背影,他到廚房用開水泡了一碗小米飯有滋有味地吃起來。同志們知道這件事以后,都很受感動。按吳波同志當時的行政職務,邊區政府給他配備了一匹馬和一名馬夫。可是他在行軍中,從來也沒有騎過馬,都是和戰士一起甩開雙腳行軍走路。配給他的那匹馬,不是讓行動困難的病號騎,就是馱戰士的行李。對他來說,官兵之間的區別,只有承擔責任的輕重不同,在生活上首長和戰士都應當是平等的。他的所作所為,在邊區政府財政部內外傳為佳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49年全國解放以后,吳波同志任華北人民政府財政部長,不久,調任中央政府財政部辦公廳主任、副部長、常務副部長和部長。按規定,給他配備了專車,車庫就在住宅外院,司機也住在車庫旁邊,司機隨叫隨到,用車十分方便。吳部長自律性很強,公私分明是他最看重的原則之一,他私事絕對不用公車。好多年,他每個月都要買一張月票,星期天到醫院看病號,或去老同事、老同學家串門,都是擠公共汽車。有的同志關心地勸他說,您也是國家的高干了,和大家擠公共汽車不安全,以后還是讓司機送您吧!吳波部長卻有自己的理由,他說:誰知道我是高干?我的腦門上又沒有寫著"財政部長",我和別人擠在一起,人們也會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老百姓,有什么不安全的呢?吳部長買公交車月票的事,多年來,一直在財政部上上下下傳頌著。

          三過家門而不入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在財政部任職期間,為了避嫌,因公因私沒有到自己的故鄉安徽省去過一次,他出差到江西、福建、上海路過安徽,從不下車,是名副其實地路過家門而不入。吳波同志是安徽人,有到安徽出差的任務,他都讓給其他的副部長,避免別人說他與安徽有什么私人關系等等。因此,損公肥私、裙帶關系、地域觀念等等在吳部長身上連蛛絲馬跡都找不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82年,張勁夫同志從財政部調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,吳波同志當時是財政部的顧問。張勁夫同志和他是同鄉。張勁夫同志知道吳波同志40年沒有回過安徽,便借黃山腳下三星級的桃園飯店落成的機會,請吳波同志和夫人一同去黃山看看。盛情難卻,吳波同志答應了張勁夫的邀請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和夫人乘火車到達合肥時,省委辦公廳主任帶車到火車站去迎接,從黃山回北京時,省委又派車把他送到火車站。上火車前,吳波同志委托省委辦公廳主任將50元汽車費轉交汽車隊。他認為這次到安徽是私人的事,私事不應該享受因公出差的待遇,否則就是公私不分了。張勁夫同志在同人談到這件事時,感慨地說:我們的干部都能像吳老這樣公私分明,何愁黨風不正,何愁執政能力不強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這次去安徽休養,是給財政部黨組寫了請示報告的,財政部黨組討論認為:吳老40多年未曾去過安徽,應當回去看看家鄉的變化。因此,財政部辦公廳通知行政司,要給吳波同志報銷往返的火車費。吳波同志情真意切感謝組織對他的關懷,但他鄭重聲明,這次回安徽探望是私事,絕不應享受因公出差的待遇,往返火車費堅持不肯拿到公家報銷。

          主動讓賢當好顧問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1983年春天,《人民日報》上登載了吳波同志不再擔任財政部長的消息,引起社會上一些人的反應。財政部干部中也議論不少。《經濟日報》一位高級記者采訪了卸任的吳波同志,在《經濟日報》重要位置發表了《吳波讓賢》的文章,闡述了吳波同志如何把財政部長的辦公室,讓給曾是下屬的新部長辦公的,自己搬到另外一間小辦公室當顧問,幫助新上任的同志盡快熟悉并擔起財政部長的工作。在一般人看來,財政部長是政府重要部門的主管,對國家財政方面的運行負有重大責任,在中央政府中舉足輕重,是國務院領導同志倚重的主要部門負責人之一。這一重要職務,在一般人的眼里,是令人羨慕、難求難得的。吳波同志為什么主動讓給自己的下屬?而自己甘心退居二線呢?這是一般人很難理解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從不把職務、地位看得那樣重。他認為職務和地位只不過是向人民承擔責任的標志,職務越高,責任越大,肩上的擔子越重。但是,無官一身輕,在他看來也不是為人民服務的態度,但"高官"絕不是吳波同志的向往和追求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部長讓賢以前,是經過長時間考慮的,曾向中央、國務院寫過報告。吳波同志結束了他在財政部勤勤懇懇工作40多年的領導職務,帶著財政部幾代干部對他的尊敬與不舍,退居到第二線,成為財政部的顧問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吳波同志遠去了,他那偉岸的身影,他那敬業的精神,他那律己的品德,卻永遠地留在我們的記憶里。我們分明感到,吳波同志就像一座高山,離開我們越遠,他就越顯得偉岸!我們將永遠懷念他,景仰他!他將永遠激勵我們努力工作。我們將永遠以吳波同志為榜樣,保持共產黨員的先進性,踏踏實實地為人民辦好事、辦實事。

          (原載于2005年3月9日《中國財經報》,作者系財政部退休干部。) 
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奇米影视